台湾省科華光電科技有限公司
JIANGSU KEHUA PHOTOELECTRIC TECHNOLOGY co., LTD
Moral integrity harmony and win-win

厚德誠信    和諧共贏
公司堅持高起點、高技術、高質量的原則為客戶提供稱心滿意的產品及完美的
配套服務。真誠願與各界人士攜手並進、共謀發展!
三問光伏發電競爭規則
來源:中國能源報 | 作者:pmo7884b4 | 發布時間: 2019-05-15 | 101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4月底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於完善光伏發電上網電價機制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2019年的光伏電價終於塵埃落定。但這份不足千字的新政策僅確定了「天花板」電價,實際價格仍待後續出台的年度建設管理工作方案來確定。

  隨著國家發改委《關於完善光伏發電上網電價機制有關問題的通知》(下稱《通知》)的下發,2019年的光伏電價終於塵埃落定。但這份不足千字的新政策並未回答行業的所有疑問。按照此前多方徵求意見后確定的「發改委定價格上限、能源局定競爭規則」的原則,行業更為期待的是後續的「競爭規則」,即年度光伏建設管理的具體工作方案。

  集中式電站:年內補貼退坡嗎?

  根據《通知》,集中式光伏電站標杆上網電價改為指導價。綜合考慮技術進步等多方面因素,將納入國家財政補貼範圍的I-III類資源區新增集中式光伏電站指導價分別確定為每千瓦時0.40元(含稅,下同)、0.45元、0.55元。與2018年「5·31」新政中的0.5元、0.6元、0.7元相比,三類資源區電價均有不同程度下調。

  「指導價」確定無疑,對於年內電價補貼是否還會退坡,《通知》中並未提及。在國家能源局今年2月中旬舉行的座談會上,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處長支玉強曾指出,對於普通的集中式地面光伏電站,補貼或將按季度退坡。「2019年補貼退坡擬從第三季度起執行,每季度降低0.01元/千瓦時。同時,對於延期併網項目,延期一個季度的,上網電價下降0.01元/千瓦時,延期兩個季度及以上的,擬每季度在中標價格基礎上降低5%。」 

  如今,《通知》下發已是4月底,這是否意味著2019年普通的集中式光伏電站電價補貼將不再退坡呢?

  「今年應該不會再退坡了。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表示:「一方面由於政策下發時間較晚,企業申報、施工等時間安排已經被迫后延。剩下的時間可能只有兩個季度左右,難道還要再退0.01元/千瓦時?所以,今年應該不會這樣操作了。」另一方面,劉譯陽指出,此前的「標杆電價」已經轉變為現在的「指導價」。「這意味著最終執行的電價都是要通過競爭性配置確定的,也不再需要退坡了,『指導價』只是上限。」

  此外,國家能源局在《2019年光伏發電建設管理工作方案》的最新一輪徵求意見稿中已強調,要明確建設期限,凡列入國家補貼範圍的光伏發電項目,應在申報的預計投產時間所在的季度末之前全容量建成併網,逾期未建成併網的,每逾期一個季度併網電價補貼降低0.01元/千瓦時。在申報投產所在季度后兩個季度內仍未建成併網的,取消項目補貼資格。「按照這樣的規定,國家能源局已經對項目實施的時間進度有了一定的要求,補貼是否降低應該是按照企業承諾的併網時間走的。」劉譯陽說。

  工商業分散式:余電上網項目競爭嗎?

  按照《通知》,納入2019年財政補貼規模,採用「自發自用、余量上網」模式的工商業分散式(即除戶用以外的分散式)光伏發電項目,全發電量補貼標準調整為0.10元/千瓦時。

  「根據這一表述,既然是全發電量補貼0.10元/千瓦時,並沒有說是上限,而是一個明確的數字,那是不是意味著『自發自用、余電上網』的項目不需要參加競價,直接就拿0.10元/千瓦時的補貼就行了?」國內某光伏企業工商業分散式項目負責人向記者闡述了自己的理解。

  有政策制定過程中參與意見討論的業內專家指出,《通知》中雖給定的是0.10元/千瓦時的固定數字,但並不代表「自發自用、余電上網」的工商業分散式項目可以直接享有電價補貼。「原則上,這部分項目還是要參與競爭性配置。特別是《通知》中給出了一個前提,即納入2019年財政補貼規模,怎麼納入、納不納入最終要國家能源局來決定。至少目前來看,按照國家能源局徵求意見稿的要求,『自發自用、余電上網』的工商業分散式項目也需要參與競爭配置。」

  戶用光伏:先建先得?

  今年開始,戶用光伏作為一種單獨的項目類型進行管理。而根據《通知》,從今年7月1日起,無論是「自發自用、余量上網」還是「全額上網」模式,只要納入到2019年財政補貼規模的戶用分散式項目,全發電量將享受0.18元/千瓦時的補貼。

  雖然是不分模式的全電量補貼,但用於戶用光伏補貼的7.5億元(摺合350萬千瓦)總額卻是確定的。那麼,對戶用光伏而言,補貼是否會出現先到先得的搶裝呢?

  「首先,戶用光伏的單體規模相對較小。同時,符合規定的戶用光伏項目要向電網公司提交申請,審核通過才可以享受補貼,所以,總體而言國家層面還是可控的。」但對於參與戶用光伏項目的企業或個人業主是否現在就要行動起來,劉譯陽也提醒,「畢竟現在國家能源局對於2019年光伏發電的管理辦法還處於徵求意見階段。這時候考驗的就是誰對政策研究得透一些,都說『早起的鳥兒有蟲吃』,但早下手肯定是有風險的,而風險和收益又是成正比的,這也印證了光伏行業正朝著市場化的方向不斷邁進。」